--------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12-08

█ 鼠貓 █ 醉 · 三 年 █ 劇情篇 ■ (图多)

█ □ 鼠貓 □ █ ▎▌▋▊▉ □ 醉 · 三 年 □ █ ▊▋▌▍■ □ 劇情篇 □ ■

原帖地址: 七雪—— http://www.cosplayzone.com.cn/bbs/thread-107343-1-1.html












·













▏▎▍▌█ □ STAFF □ █ ▌▍▎▏


○ 摄影 ○

久任 索菲亚 阿幽 枕头


○ 摄像 ○

二阶堂红丸 枕头


○ 修图 ○

七雪


○ 视频 ○

紫堂宿


○ 文案 ○

紫堂宿




▏▎▍▌█ □ CAST □ █ ▌▍▎▏


○ 白玉堂 ○

cn 七雪
cv Jealousy


○ 展 昭 ○

cn 紫堂宿
cv 阿杰








【 忘 川 】
http://www.7-xiu.cn/




▏▎▍▌█ □ 花絮MV □ █ ▌▍▎▏

土豆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iWHrUAwHklg/
优酷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c5Nzk5NTY=.html
56 http://www.56.com/u43/v_Mzk3MTQ2OTY.html




▏▎▍▌█ □ 劇情篇 □ █ ▌▍▎▏








·









正是春浅时节,腊意未减。
往年到了这个时候,家家户户都已开始褪下棉衣,暖炉业已收拾停当留待来年了,今年却有些特别。
入冬开始,南方破天荒的普降大雪,树木折断,房屋倾轧,百姓遭难。
而长江以北,却平静得不似人间。
眼瞅着将要立春,汴梁城里却下了今冬的第一场雪。

早在年关之前,包大人就被派去了南方赈灾,展昭自然随行。
适逢白玉堂方破一案重伤未愈,展昭说什么也不让他同行。
临行之前,那白衣人还偷偷勾了猫爪子耳语:“可还记得二月初七是什么日子?”
见那清俊面容显露疑色,也不等人回答,便自接话茬:“算了,也不指望你这劳碌猫能记得,总之,二月初七,城西老地方。”
说完接过药碗一饮而尽。
呸,忒难喝了。



转眼间两个多月,包拯一行人虽已在归途但距离开封尚有几日行程。
包大人拿了一路记下的各地灾情及复原情况的文书,写了封奏折,交到展昭手里,托付其先行一步快马加鞭送至王城。
这一来有意无意的事儿展昭心知肚明,心里暗暗谢过包大人就领命去了。
紧慢的在皇上那复了命,得了瓶不知哪儿进贡来的御赐贡酒,就又奔向城西。

因为三年前的这一日,正是猫儿归了鼠的日子,二月初七。
想到临行前那人的表情,猫嘴撇了撇,心道,哪会不记得,是男人都得记得。
二人相处这些个年来,便是周身没有一处不是彼此通透,唯独初初那一日,时隔三年,记忆犹新。
这薄皮的猫儿每每想起,都会笑叹自己当初实在青涩,白白让那没毛鼠得了便宜。
想着想着,脚下步子倒也轻快起来。









此时城西一座落拓孤院内,白玉堂已是自斟自饮了一整日。
枝头未消的薄雪,偶被微风卷散,滑入脖颈丝丝冰凉,趁着灼身的酒意,好不自在。
这里原是白五爷初来汴梁时置办的私宅,入住开封府衙之后,偶有闲情,也牵了猫来这里逍遥。































展昭一路走着,步伐平稳,也不着急。忽然想到一事,向西山行去。
原来,这山腰间竟有一座野庙,兴许野庙都算不上。
林间有一石砌的祭台,台上供奉三尊佛像。
早先捉拿人犯时偶然发现此地,虽地处偏僻看似少有人烟,但却香火旺盛,台前总有贡品。

































之于神佛鬼魔,展昭从来是敬三分避三分,然而今日,鬼使神差上得山来。
若要细说这三尊佛像是何方神圣,他也分不清楚,却撩袍下跪,虔诚一拜。









这边路的人不急,等着的人可有点急了,酒劲儿上来就更有点焦躁不安。
五爷终归是五爷,依旧不动声色的坐着,想着。
叹道:这要是早几年,白爷我岂会在此干等,早就拍马出城寻去了!管他还记不记得这鸟日子,直接把人扯回来便是!想必那猫儿定又是一副着恼的模样吧……



















又是一阵微风吹过,卷了发丝飘晃眼前,视线模糊之下,思绪也跟着模糊了起来,仿佛回到了那一年……



















·







自从了了盗三宝一案,一猫一鼠也算熟络起来。
但偏生的这白玉堂气傲,猫鼠之争究竟谁胜一筹,老想有个定论。
于是便从大哥手里接下了汴梁城里的生意,隔三差五的就找那展昭计较一番。











又是一日黄昏,刚路过府衙门口,便看见一红衣人阔步而来,猎猎风中衣摆翻飞。
最近也不知怎的,一遇见这猫儿,动作总是快过脑子。








“白玉堂,你又想怎样。”
听到这么句话,白玉堂才回过味来,自己这是横剑拦了人家。



























“你开封府是什么地方?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在门口就在门口!你管的着么!”
不假思索就回了,嘿,这套话真是越说越顺口。

























“那请白兄自便,展某公务在身,恕不奉陪!”
红衣人不卑不亢,双手一揖,避身就走。









白玉堂哪里肯让,侧身又是一拦。

























“当日不知是哪只小猫说要择日与白某大战三百回合!”
说话间,跨步上前,压低了声音,像是怕被别人听了去,“你要是怕了,给爷喵一声,就放你……”









“白玉堂……你!”……真是欺人太甚!
只见展昭双目圆瞪,将那耍赖的耗子一推,脸上还气得青白交错。







白玉堂却暗喜,也不知道自己这喜是为的哪般。













·






几番较量切磋之下,什么输赢胜负早就被抛到九霄云外。
也不知是感佩包大人的清正廉明,还是因他侠义情长好打不平事,一来二去的总归明里暗里助着展昭破了几个案子,而最近这一桩却是格外的棘手。

话说皇宫内走失了几样物事,失窃那夜,也有几个官家的高手追着贼人到了城外。
想是夜风高不辨方向,加上贼人轻功了得,终是让他逃脱了。
之后,展昭在城外十五里处寻得一所破房,表面上无人居住,叩击地面却有空空之声,这地底下必定大有文章。
在周围埋伏至深夜,也无人出入。只是将近入夜之时,有一白影由远及近,在他身后不远处也埋伏下来。











月上柳梢,展昭已经不能再等,刚欲进入,后面白影紧跟而上。









知道来的是那人,展昭皱起眉道:“白兄可是看不起展某这身功夫?”
“展小猫,你这又是胡乱编排你白爷爷什么!”









“没有便好,若是信得过展某,还请白兄在此等候。”
话说到这份儿上,白玉堂再无可对。
其实,那猫的强悍又何容他人置喙。此时若再纠缠,不但误事,更是折损。
展昭说罢,便要推门进入,突然,左手却被强力拉回。
“只等你一炷香,过了时辰还不出来,可别怪白某不等你喝酒。”
知道了……
展昭心里答了,嘴上却没说出来。只是也将他手用力一握,便算是答复了。








看着那身大红的官衣没入暗,白玉堂隐隐不安起来。

























过了半柱香,什么动静也没有,甚是奇怪。按说只是进去探探用不了那么久,若是发生了打斗,怎能没什么动静?白衣人依旧守在门口,警地注视四周,手心捏得已然汗湿。再约莫差不多时间将过,看了看天色,便压低身形,推门进入。









略微查看地势,几下就找到了进入地底的机关。
掀开西南角一块看似随意搭摆的麻布,就露出一个半米见方的小洞。
打亮了火折子,又抖了块飞蝗石往里一探,果不其然。
一道木质楼梯通向地下,看起来平凡,却暗部了机关。
但是此等雕虫小技在白玉堂眼里又算得了什么?攥了衣摆按经验和口诀一路走下去,边走边查探,估摸着有十几个不同种类的机关,而他不但未触动任何一个,还都用机巧堪堪堵上了启动之处。这一来,拿了证据回去,官家再派人马来时,也就省力多了。
一边得意一边又觉得不对劲儿,想那猫儿虽是武功了得,但对这些机关暗算之事实在是不开窍。还记得当年自己盗了三宝引他至陷空岛,也是用了几个简单机关就将他困于“憋死猫”,而今……
不好!
想至此处,白影不再有半点停留,直向梯下掠去。
落在地上,面前墙洞里凹进去的正是一个宝箱,欣喜之下伸手就要去拿!
正在此时,听得身后有沙哑人声,转身看去,不是别人,正是那红衣之人!
“猫儿!”









扔了火折子在一旁,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去。
展昭靠坐在墙角草垛上,手按肩膀,似是已浑身瘫软,不利于行。
白玉堂查看了伤口,见是一排喂足软筋散的牛毛针,也放下心来。









随即又换上那张欠抽的耗子脸道:“我还道猫儿都是夜行动物,晚上最是犀利呢,还不是得五爷我来救你!”
此时,火光自白玉堂身后照来,只见展昭又瞪圆了双目,嘴是开了又合合了又开,入耳的除了沙哑的嘶嘶声却是半个字也吐不出。









“哟,怎的这软筋散还能叫人禁了声?还是说你这薄皮猫不好意思开口求我救你?得嘞,白爷爷送佛送到西,走着!”
一用力,就将那红衣人一周身头朝后扛在了肩上,也不管那人略微的挣动反抗,三两下就又回到了地上。拍拍自己和红衣人身上尘土,出了房门,迅速远离此处。

原来,展昭进入地下通路时确实触动了几个机关,无论是绳索暗箭飞镖火石都一一避开了。唯独看到了那墙上的箱子,拿起的一瞬间分上下左右射出四排牛毛针,右肩中的就是此物。拼着最后一点力气靠到墙角就开始运功解毒,当看到白玉堂也意欲取盒的时候,虽焦急却仍不能发声。
幸好,那人还是听到了。



就这么一路奔了不知多久,直到启明星落,天际发白,肩上那人终于能用暗哑的声音发出音节。
“放…………下…………能……走……”
这倔强的猫这种时候可不多见,白玉堂岂能轻易放过。
“猫大人说什么?哦!这样不舒服?那换个姿势!”
说着,又是一周身,硬是要将他打横抱在怀里。
这一下,展昭可没预料到,时辰久了,药效也差不多要过了,行动力已经逐渐恢复,双腿也有了知觉。
没想到白玉堂又来这么一下,而正准备两腿落地的展昭却和他方向满拧。
刚把猫横抱过来还没站稳,重心就忽的向后一落,二人双双滚倒。

躺在地上的一猫一鼠经过一夜折腾,腹中饥饿,体力都已经耗尽,谁都没有站起来。
此时仰面望着天空泛出的鱼肚白,不知是谁先用笑声掩了倦意,不知是谁先笑出了泪来,那满树的乌鹊也被这二人的豪迈惊得离了巢。







待到二人都再站起,展昭终是把憋了一宿的那句话说了出来。
“白兄,相救之恩展某没齿难忘,但是……官府之事……”









“哼!官府的事白爷爷才没那闲心去管,我白玉堂管的,是你展昭之事!”









“白……”这一下,展昭倒是听得一怔:“……玉堂……”



只道是, 何愁前路知音寡,共君千里,携酒踏月明。











·











要说人嘛,还真是都有点贱脾气。
前些日子那锦毛鼠白玉堂就跟住在府衙里头似的,时不时的就和展大人同出同进。刚开始兄弟们看不过眼,想那白老鼠当初恣意妄为犯下那么多荒唐事,现下居然还这么大摇大摆,着实气不过。可后来看展大人竟把他当兄弟一般,他又帮着开封府破了几起案子,什么过往也就都一笑置之了。

这个月以来,开封府突然的一清净,众人都有点不舒坦了。
和展大人吵架了还是怎的?谁也不敢问。
展昭自己心里也犯起了嘀咕,到城西的老鼠窝找过几次,总也遇不着人,每次都是家丁转告,不是去了这儿点货就是去了那儿查账什么的,借口总也不同。

为什么觉得是借口呢?算是猫的直觉吗?展昭心话说了,这生意开了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偏偏现在突然就这么忙了,分明是有意避我。
可是,这又是为什么?
这一琢磨,猫的倔强劲儿就来了,醉仙楼里提了女儿红,就去捉耗子了。
前些日子,白玉堂老要约展昭去上善门外汴河畔喝酒,都上开封府事忙,推辞了。
难不成就是因为这个?









到了汴河畔,远远就望见那人白衣胜雪,仰头喝干了坛子里最后一口酒,随手扔在一旁。
坐下来之后,定定的望着河面出神,也不知是想什么。















看着落日余晖洒在那人雪白的衣衫上,清冷的白趁着萧瑟的金,竟透出耐人寻味的落寞。
展昭不由得心口一紧,步子也迈不开了,盯着那个背影似有千言万语又不知从何出口。











“还没看够?”
展昭闻声,如梦方醒,紧走两步到了白衣人跟前递上手中的酒坛。







“河边风大,喝酒暖身吧……”









白玉堂侧头看他,边要伸手接过,边低低地喃道:“笨猫,酒,可不只能暖身啊……”

















当声音低到自己都听不见的时候,他已经抓住了半空中的手腕。
展昭想要挣动,那人却只握得更紧,更紧。











难得的,猫儿没有亮爪,反倒由得他拉了坐在身边。
那人靠过来,展昭也没有躲,胸前温暖熨帖,正驱散了河边的几许秋凉。

“玉堂,你醉了?”
“笑话,便是再来个十坛八坛的,白爷爷也只当是喝水!”

白玉堂暗自笑了笑,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一般,乐滋滋地揭开了酒封。































随后,二人你一口我一口,共饮一坛酒。
女儿红的浓香飘散开来,似是空气中无法道破的情愫流转,化都化不开。













·






这一日回去,白玉堂不但恢复了去往开封府的频率,那活分样子更是变本加厉,逢人打招呼都乐呵呵的,也不知有什么喜事,眼睛里还时不时的射出两道精光。
展大人也有点不一样了,具体怎么个不一样法儿,兄弟们也说不出来。
别人看不出怎么回事,白玉堂可都心知肚明,过去和那猫儿四目相交时,不是认真就是犀利再不济就是狠狠丢过来的眼刀子。这几天,却都是转移视线。
“不必。”“多礼了。”“事忙。”“回来再说。”……
这是……躲着我呢?白玉堂纳闷儿了。
早先察觉自己心思的时候,他不是没辗转反侧过,左思右想扪心自问,甚至绕着躲着又逼着自己决定了个清楚透彻。
要说那猫儿,也决绝不是那么简单的心思, 可这层窗户纸一刻不捅破,这日子就一日比一日让人心痒难耐。


锦毛鼠的性子终是耐到了极限,一日趁展昭出外查案,路边牵了他就走进一条无人的巷子,生生憋在了墙角。
可真到了这一步,白玉堂才开始觉得有点犯含糊了。
他纵然天不怕地不怕,风流天下惯了的,却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一天。



该怎么开口?
什么语调?
试探着来?
强硬着来?
这笨猫不逼不行啊……
哎?又不看我,你那是什么眼神儿!?









“玉堂……展某……”
某什么某!就不爱听你那诸多借口!































“我白玉堂自问一生坦荡,做事问心无愧,男子汉大丈夫,爱便是爱了,猫儿,你到底应还是不应!”









“我……”

















展昭似乎有话要说,却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吻霸道吞下。


















猫儿,你的话,白爷现在不想听……









狂风暴雨般的欺身而上,还没偷到多少猫腥儿又迅速退开,之后,落荒而逃。
白玉堂啊白玉堂,你怎的这时英雄气短了呢……









那人走出去有一会儿,展昭才回过神儿来。
唇角余温已退但触觉尚在,这心口里倒真是像揣了只耗子,总也踏实不下来。













·






二人自从那天之后,对于心里那事都绝口不提,但人前人后的亲疏样子却和过去一般无二。

没多久,襄阳王谋反意图昭然若揭,朝廷苦无证据,着令新科状元颜查散奉旨查办,包拯从旁协助。
众人到得襄阳地界,明里和那襄阳王来往如常,暗里已授命展昭开始调查。









犹记得,初到襄阳隔江观那冲霄楼时,二人相顾无言,红衣人眼中尽是担忧。
白玉堂怎会不懂?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昔日,南侠展昭为民接旨,官拜四品。
膝头这一屈一跪,重逾千金,承载的又何止是小小开封。

















这家国天下之重,我白玉堂又怎会不懂?

















这一夜,展昭查案晚归,回来时候,白玉堂正沏了壶茶等着。

























探讨案情,交换信息,一切如常。
就连展昭喝下茶水时微蹙的眉头,都和往常一样。
只是,喝下以后的感觉,可就不太一样了。

























展昭趴倒在桌上前,用着最后一丝神智看了白玉堂一眼。









白玉堂,却没敢去看。

起身抚着那人墨色长发,他轻声道:“笨猫,我都懂。”

















说完,提了画影走入漫漫夜。

桌上的白玉杯不知何时转倒,滑下桌面,粉身碎骨。













·





























展昭醒转过来,天已大亮。
桌上蜡炬成灰,他猛吸了一口气,握紧巨阙,夺门而去。
一路上施展轻功,发足狂奔。

白玉堂!白玉堂!好你个白玉堂!!

就这么跑着,心心念念这三个字,在脑子里是越来越响亮。

你若是这么没用的就去了!就枉我展昭对你……









到得冲霄楼下,四周已是硝烟弥漫。
楼前石阶上,一片扎眼的白。

这不是白玉堂的外袍又是谁的!











抓起那上好的纯白锦缎,目光拾级而上,烟雾缭绕的楼门豁然洞开。









里面那人也不着急,缓缓走出来,右手举起一个什么册子,得意的摇晃。

































那狂傲的笑意刚刚爬上他的嘴角,他就在展昭面前,倒下去了。









展昭冲上前去接住,只见白玉堂口吐鲜血,手捂胸口,脸上却还是那副得意的……惨笑。
“展昭,平日里见你威风的紧,怎么今日跟丢了魂似的……咳咳……”









“玉堂!别说话……”















白玉堂抬起头,用尽力气般地凝视着眼前那失措的人。
“猫儿……若有来世,你可愿意……”

















“来什么世!有什么事等你好了再……”
展昭用力想要扛起他,白玉堂却又一阵猛咳,那声音,叫人听来肝胆俱裂。

























































“咳咳……!!!”
“玉堂……白玉堂!你给我好好活着!我就什么都应了你!”

















这句话一出口,只觉身上一轻。
刚才还在呕血的白玉堂一个起身,转到了展昭前面。











“这可是你说的,白爷爷记下了!”
说罢,纵身逃离现场,留下展昭还有些发怔。























“玉…………白——玉——堂……!!!!”
刚琢磨过来味儿的御猫,险些要捏碎了手中得之不易的逆谋盟书,一个燕子飞,直追前面那人。













·








拜完了佛从山上下来,展昭一路紧,到得鼠窝却不见半个人影。















唯见小院石桌上,一个空酒坛,两只玉杯子,其中一个斟满着。



















展昭将御酒放在一旁,拿起那满当当的玉杯子,不禁露出淡淡一笑。
随后,一饮而尽。

















刚一仰头,那人声音便到。
“哟,馋嘴猫儿偷酒喝哪!”















“这不正是你留给我的吗?”
展昭不气也不恼,轻描淡写间透露着自信和对那人的了解。











白玉堂打开扇子,求证般问道:
“怎么知道我不是等不及先回去了?”









“二十年上好女儿红,白五爷岂会随便留下一口?”









正是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饮过一口,齿颊留香。















三年光阴,弹指一挥。
二人边饮边闹的也聊起往事,时而会心一笑,时而扼腕抚掌。
然,俱往矣,今日细数起来,也不过云淡风轻。
只是,如今的锦毛鼠狠厉更盛,却少了鲁莽,如今的御猫爪子更利,却更善隐藏。



推杯换盏间,白玉堂又捉了猫爪,大拇指在他手心轻轻摩挲着,慢慢地,慢慢地。
猫儿也没有挣躲,任他捏了去,只是睫毛颤了两颤,双眼间添了几丝氤氲,唇边的笑意却从未减淡。

相怜相念倍相亲,一生一代一双人。
不把丹心比玄石,惟将浊水况清尘。











































好吧……我又开始毁自己了……OTZ








小剑穗的第一次很投入啊~~~~~(啥?!








于是说……这张照片充分证明了我们的废片还是很多的……T T








古装真麻烦!真麻烦!真麻烦!!!!拌死我了……(无比怨念ing








MD……烟饼太熏人了!!!!!找死啊!放那么多烟!








……………………咳咳////








好吧,我个人对“大庭广众”的理解也不是很强= =(被宿揍








其实是这样……某猫在我背后捣乱……于是我就那么一转身……=,,=








咳咳……|||||








超级灵异的一张!未PS过!……其实当时看着确实很那啥,毕竟当时的剧情是……








如此费劲……最后还是没有用上这个镜头TAT








可爱的……可悲的杯子们……嘛,不过还好,就牺牲了一个= =








内心……与表情、动作满拧的两只…………








两张……扶额表情||||||||||……



















====================================


【 7宿感言(?) 】
(其实就是人家的沙发啦 = =)



【七雪】

发死我了|||||||||||……OTZ
这是我有生以来发图最多的一次了吧||||||||…………
最后加上花絮应该是145张|||||
于是这次我闷厚道了吧?!快夸我快夸我!!!XDDDD

恩恩|||||没错
当初的MV……就是忽悠大家了~
于是我在这里不但忽悠了猫儿(装重伤骗他同意/////)
还忽悠了亲们……|||(其实这是宿的主意!)
我我我去顶锅盖||||||………………………………………………

PS:话说…………宿辛辛苦苦写的文案大家要看啊……要不然剧情连不上的说……



【紫堂宿】

很好很彪悍的发了上百张图………………

我一定要说清楚,MV没有正片!正片就是这个了!!!!!!

那超长文案老子写了很久TAT

可都要给我看下去呀!!!!【谁看啊……

-------------------------------------
看到那些夜景就想起晚上出发前,姐姐拿出那三年的还是温热的女儿红给大家一人一口
喝了以后真是全身都暖,心里也暖XD

辛苦大家了!!!!!!!!!!!!!!!!!





====================================

【 旭感言 】

我飘渺了
发图也是可以发死人
77
理解你的痛苦了【拍肩
可想而知
99的逆水那堆我还没搬过来呢
OTL
谁来给我一刀啊
TAT

关于这套图
相信我
那个鸟不拉屎的
吃人不吐骨头的
破烂北普陀影视城
绝对被拍美了100倍不止
真便宜了他们
= =
不过
咱们的片子是越来越神乎奇迹了
COS的千古宗旨
“没有最PIKA,只有更PIKA”
当初的玩笑话
说到了正理上呢


完工
收拾收拾
走人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メッセージを送る

No title

辛苦而庞大的工程!!!先拜下火柴君~~~效果蛮出色的啊~~~~v-218
プロフィール

千鬼旭acy

Author:千鬼旭acy
千鬼旭 / Acy / 鬼默聆

管理人昵称:小旭、旭

北京
8月8日、O型
QQ: 259195631

沒天良
吐槽女
通吃會
懶人幫
欠圖黨
YY无能
白废柴
彩色废柴
青梅竹馬控
最爱双生子
PS星PT星OC星混居

迷糊脫線怪人一個


【本命】
殺玲、金藥
斑夏、沼夏
港耀、米英
沖神、土銀
鼠貓、哪三
紅、凜憐
新平、伊典
四代、豆子
大劍、星座
雷霆_Lightning
诺克特_Noctis
(目前)



______ 囧TL ______


站內一切原創圖文
未經允許不可轉載
或做任何商業用途
謝謝合作 ^_^

________________

鬼看板 ■ 虹家眾
板郎 - 虹 聆風(大哥)
板郎 - 虹 聆空(兄)
板娘 - 虹 聆羽(妹)
板郎 - 虹 九豪(養子)
板郎 - 虹 玄飛(管家)
板郎 - 虹 雲焰(保安)
家僕 - 金磚(日精靈)
家僕 - 銀瓦(月精靈)
座右銘:四格定江山
寵物 - 四格(小格)
花農 - 万子
藥農 - 八斗
菜農 - 半兩
果農 - 三才
寵物 - 皮卡丘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應援】

Photobucket
《SEVEN DREAMS》 LULU

Photobucket
《Slayers-Final war》 秀逗魔导师

Photobucket
《白金》 白無雙

Photobucket
《尼桑☆尼桑 FIGHTING!》 V家

Photobucket
《push!亂入!》 APH

Photobucket
《PARANOIA》 GGXX

Photobucket
《睡火蓮-人魚公主》 Game

Photobucket
《绯闻》 可乐拟人

Photobucket
《不在保质期内》 APH


鬼串門 ■ LOGO

鏈接隨意

交換地址請留言


200×40


88×31



踩點者請截圖給我
可指定賀圖 =V=

12345 hits
66666 hits




鬼信函 ■ 留言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鬼遙望 ■ 地球村
鬼有緣 ■ LINK


Photobucket

[天窗聯盟]
中文同人誌推廣聯盟


奇迹公式站
Miracles Official site


旅歌
奇迹社原创发布地



同人志_紀念盤
【華組】
【華組公式站】
【江口组】
【D-bin.食品組】
【人品崩坏委员会】
【天人組推廣執行部】
【印象本生】 元子
【修罗士道】
【White Datura】 莉莉露
【为龙組】 APH王耀
【浮雲堂】
【眾生】 蟲師
【U.N.O. 公式站】 貓魚
【字母军团】 暖色
【】
【忘川。】 BOX
【忠義堂】 BOX

鬼飘处
【Pixiv】
【火神原畫集】
【晉江原創網】
【翼夢舞城聯盟】
【四月天 人間書館】
【霹靂網】
不可思議北卡它活了

旭雜窩
【+鬼九日軒+】 大吧
【+鬼九日阁+】 四格
【+鬼九日亭+】 万子
【+鬼九日堂+】 八斗
【+鬼九日庭+】 半两
【+鬼九日楼+】 三才
【千鬼殿鋪】 已廢
【Photobucket】 相册
【旭的火神原畫展厅】

追文 TAT
【不死】 妖舟
【3747-忘情水】 焰雪炎雪
【净水红莲】 狂言千笑
【哈利波特之守护】 与沫
【作为魔药材料的幸福生活】 朝醉
【空城绝镜】 空镜·皆无
【】
【】
【百度和谐测试器】

旭掃漫
【MIC & MOC】 时姬
【遙遠的60天】 丘天
【花非花】1.2 唯夏有雪
【花非花 -魚之章】1 夏小卷
【花非花 -魚之章】2 夏小卷
【花非花 -魚之章】3 夏小卷 +
【超合金社团】22 LING +
【白无双 SP-周末大暗杀】 于彦舒 +
【白狐之亂】上 風君.地瓜
【玫瑰花開】 呂卓君.孟羽
【长安幻夜·今日立秋】 韩露+面堂兄
【貼漫獎勵申請集中帖】 P10 #149

素材
【フリー素材[Piece]】
【ATP's 素材置き場】 像素圖
【昵图网】
【NewWebPick】 電子志
【Kim 的世界】 個人
【美少年図鑑】 欧米映画編
【Luts】
【SOOM】
【VOLKS】
【Dream Of Doll】
【】
【】
【】
【站酷(ZCOOL)】 矢量
【포토샵 브러쉬 자료실】

BBS
【BW動漫論壇】
【COS!COS!PLAY!】北京
【Cosplay王国】大陸

眾名繪
【白兔 white rabbit】 隼優紀
【寶石姫 HOUSEKI-HIME】 犬飼のの・世菜りん
【月華夜 Eden's key】
【nanafuku】 おもて空良/Yunico
【架空建設】 土岐すみや
【郵便馬車】 秋月亮
【kiki website】 ? FF7
【neo】 ? 家教
【KOTOBUKI D-SITE 】 ? 改装中
【AP-G】 ? 家教
【shinigami & wing】 ? 高达
【Cou】 ? L.L
【SAVORY】 BANZY
【芥屋】 壱川 芥
【kai】
【M.MATTER】 睦月ムンク
【UNBLEACHED TITANIUM】 みずぐきまり
【Hz】 タカハシ
【TATOOMCITY】 Yilee(韓)
【】
【】
【】
【色禁域】
【年年≈labyrinth≈】
【年年】
【嵐船調】 阿亞亞
【Rouge attic】 SHEL
【第五殿·于彦舒的茶座】
【口袋巧克力】
【自得其樂】 王卯卯
【竹纸熊猫】 PANDA
【熊の森】 立石黙/Mercury
【Citta Divana】 西泠
【是空道】 STAR影法师
【】
【】
【】
【幻境 fairyland】 shadowli
【咎樂園】 咎井淳
【素蘭的創作殿堂】

鬼绘友
【Deep Azure】 猫魚
【色相莊嚴】 路易十四
【萌野間】 EDUOLIAN
【-RPCDS-】 來夕麥
【花田屋本鋪】 花田兔子
【鴉の地下室】 鴉.SAN
【ReveriesInBlossom】 言一
【喧嘩上等】 光輪2001
【鳥百科】 涟人.lian
【信步庭 Free Sky】 水果君
【雙城 Dual Alcazar】 玖.KUZUKI
【未解决】 水界
【KAGA的草窝】 kagalin
【型。卜】
【孙渣的报复】 孙渣
【眉来眼去】 loli武士
【RE-PROJECT·再生企画】 Hakuhi
【】
【】
【】
【羅半仙的倒灌】 羅半仙
【楓丹白露】 點點
【虛鏡遊靈繪圖館】 虛鏡遊靈
【腐養殖場】 櫻舞谷.
【翼玲瓏】 皇鷓玲
【某腐人的瘋言瘋語】 13紫魈.cathy13hk
【答答愛麗絲學院~原創小鋪】 sibylcharm
【The song of the wind】 sombra
【sEeSaW gArdEn】 賊.Kin

Miracles奇跡社
【旅歌】 原創發佈地
【暮屋】 暮/黃瓜
【DEEP SEA】 kyosa/团团
【欧罗巴之海】 kyosa/团团
【十月鎮宣講會】 鈉歐.堿
【魚戲蓮葉】 馒头K/斑比
【街賭場】 奶酪犯罪
【+A+N+N+A+】 安娜
【翱翔于天际】 天翔
【幻想乡】 Dang/當
【+白(18)禁界+】 零魂洞
【·啄米·】 七日饕餮/菊花
【风一鸦.无尽的涂鸦】 doveinsky/鴿子
【虚之屋】 守虛
【多傻多快乐。。。】 暗夜X芜/桃花
【bjfuadalove】 小道/狗剩
【M·O·E宅无止境】 高達/凌空
【幻想乱舞】 作文
【雜魚之地ver.2】
【A-level】 VIOLET
【日益深远】 侧脸君
【+冰+封+格勒+】 冰封凤
【零色夜空】 零夜空
【尸魂界的银星馆】 圣水/貘
【尸魂界的银星馆】 圣水/貘 另
【曜石长廊】 耀/LY-XU
【水银沼泽地】 水银
【水银的原画展厅】
【3RD】 磷葉(sphophy)
【】
【】
【】

Coser
【云里不知深處】 Sophia
【云里不知深处】 SO老大
【七色云锦】 Sophia
【忘川】 7宿
【瘋狂少年史】 久任
【第七日魔獄】 七雪
【人間失格】 紫堂宿
【猫窩現場】 狸猫幸運
【H2O清水神悠の進化論】 水水
【白日后花園】 顛茄
【御意見无用】 十夜
【燃燒 fightboy】
【蔬果村の河童】 河童
【天使之理】 千叶葦
【鎮魂歌】 冰璃
【以愛為名】 色色.櫻澤熙
【楓·花·雪·月】 楓蘭
【】
【】
【浮云汤】 苏浅
【沉渣泛起】 西子/daisyhanke

霹雳
【花痴少女】 ★jana
【树儿的冥想森林 】 树儿
【】
【】
【】
【】

Other
【OMEGA TEAMの公式サイト】 蘑君
【凸凸驴儿】
【Olivia's jour日夜】 奧利維亞
【Blank?】
【太虚幻境】 影评
【电影院】 场次
【标题生成器】 做着玩
【】
【】

鬼萌愛 ■ 花開不敗
APH
蟲師
棋魂
大劍
銀魂
阿拉蕾
亂馬1/2
如織似錦
來自遠方
水果籃子
長安幻夜
白無雙
紅茶王子
搖滾狂潮
地獄少女
聖魔之血
紐約美女
網球王子
封神演義
十二國記
彩雲國物語
恐怖寵物店
夏目友人帳
交響情人夢
白鬼夜行抄
學園愛麗絲
無限之住人
吸血鬼騎士
名偵探柯南
好想告訴你
冰之魔物語
天是紅河岸
美少女戰士
足球小將翼
草莓棉花糖
路維希革命
蜂蜜與四葉草
完美小姐進化論
GTO
NARUTO
BLEACH
LEVELE
xxxHoLic
Skip Beat
Death Note
D.Gray-man
Honey Hunt
Vocaloid系列
HUNTER×HUNTER
+隱王
+執事
+家庭教師ヒットマンREBORN!

高達
九色鹿
化物語 幸運星
怪-化貓
哪吒鬧海
口袋妖怪
混沌武士
萌菌物語
新世紀GPX
魔神英雄傳
聖鬥士星矢
羅島戰記
圖書館戰爭
夏日大作戰
吸血鬼獵人D
鋼之煉金術師
阿茲漫畫大王
反叛的魯路修
豪爾的移動城
Tom and Jerry
Usavich(監獄兔)
涼宮春日的憂鬱
櫻蘭高校男公關部
熱帶雨林的爆笑生活
Blood-最後的吸血鬼

鬼泣
天誅
刺客信條
雷曼兔子
最終幻想
王國之心
DOA.死或生
KOF.格鬥天王
星座彼氏Starry☆Sky
薄桜鬼(新選組奇譚)

哈利.波特
魔戒(指環王)
加勒比海盜
太王四神記

時姬
川幸
松本友
小畑健
皇明月
西炯子
北千里
今市子
布浦翼
高河弓
宮崎駿
加藤彩
秋乃茉莉
田中機械
冰川京子
山田章博
井又睦實
田島昭宇
天野喜孝
小島文美
星紅白
貞本義行
前嶋重機
山口美由紀
乃奈奈繪
杉崎由綺琉
加賀穀穰(KAGAYA)
SHEL
年年
客心
深草
韓露
阿亞亞
王卯卯
色禁藥
游圭秀
咎井淳
李崇萍
寶石姬
隼 優紀
寶井理人
ぉもて空良

烈火青春
鳳於九天
三妻四妾
斜陽若影
醉臥紅塵
江湖戰情錄

霹靂布袋戲
被遺忘國度
月華夜SD娃娃

林原惠
朴璐美
宮野真守
井上和彥
山口勝平
神谷浩史
櫻井孝宏
坂本真绫

[續]

鬼遠目 ■ 當前(?)目標
| 線 |為已完成

扭腰歌 GIF
占星漫畫社10周年紀念
77要的丕雲Q版
16要的石田三成
99生日圖“哇”
7宿要的賀狄子岩H
鼠貓3年祭賀
7鼠(待定)
要的土銀包子
暮的路魯修本賀圖
玖玖生日圖文森特
3747修圖
秋月洛雲小倆口兒

板郎.板娘
異界人物錄
旭の繪日記
旭專用QQ頭像
YIYE的COS日記

每年5月懷念一下姥姥、
翟保華老師和四川遇難同胞

X菌
亂馬
哪吒
庚寶
刺客1只
東邦6只
瑪門1只
花栗鼠3只
小鬼迪克
貓警長
禦姐手鞠
南谷春岬(遙)
海底總動員
拉姆小MM
花仙子小MM
阿金x阿藥
白蛇x青蛇
虎王x戰部渡
夏目x貓咪老師
杀生丸x小玲
大空翼x岬太郎
杨司飞×阮萤

青.天.龍.鬼帝.墨塵
羅刹.襲風.血魄.絕魂

【古風.博曉】

花妖
太極
五行
四方
四季
四聖獸
死神牌
楊家將
帝王宴
七彩仙子
葫蘆兄弟
十二時辰
十二月份
十二生肖
十二星座
二十四節氣
二十八星宿
+聊齋
+山海經
+西遊記
(以上 神話眾仙為基礎)

【和風.顏韻】

白鶴
赤狐
金貓
銀蛇
墨狼
(以上 戰服+正裝)
百鬼夜行
蟬鳴姬/子
浪雲姬/子

【奇幻】

月精靈
風精靈
(以上 戰士+魔法師)

【OTL】

讀.百鬼
找.崔斯特的書
等等

[神哪,扔顆隕石砸死我吧!]


【被剝削生日賀圖眾】
 金藥CP
玖 板娃成人版
99 板娃成人版
[反抗無效]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